在雄安新区,滴滴已经开始流行了

“千年大计”的雄安新区成立才十天,那片冀中平原上的土地上,突然间人多了起来。过去离世界很远的几个小城,与世界的连接瞬间加速。滴滴等一二三线城市风靡的互联网出行方式,也已经在雄安新区流行了。

趁着周末,我到雄安走了一遭,见证了这个未来新城悄然发生的变化。

从北京到雄县,全程高速,滴滴显示:距离终点143公里,预计行驶2个半小时。路两边枯黄的枝桠在身后消失,取代它们的是一排排嫩绿的杨柳。11点10分,顺利到达雄县。

雄县

我习惯性地掏出手机准备叫滴滴,地图上显示:最快4分钟接单。这时,一个50岁上下的大叔丢掉手里的烟头,凑过来问:“小伙子去哪里?”我收起手机,谈好了价钱,大叔熟练地拉开了三轮车后座的门。

大叔姓毛,干了20年的泥匠,前几年在工地上闪了腰,干不了重活了。去年3月,他花9000块买了这辆三轮车,每天跑到县城里拉活。电动三轮车充满电能跑一天,老毛早出晚归,女儿出嫁后,这成了他和老伴唯一的来源。

“这几天活儿多,一天赚了两百多。”老毛笑着说:“平时就能拉个百八十块钱。”4月1日晚上看了新闻联播,他才知道雄安新区的事。“对我来说,最大的变化就是活多了。”

在雄安新区,滴滴已经开始流行了 滴滴资讯 第1张

在雄安县城,一孕妇在等车

老毛说,前几天有一个河南的,下车时塞给他17块就要走,他赶紧下车拦着。“是7块,不是17块。”说着就把10块钱还给人家,河南人愣了,他赶紧补充:“7块就够了,你多给了10块。”这时人家才弄明白。老毛笑着说:“把不该拿的钱还给了人家,我心里敞亮得很。”

“他们都关心拆迁,我担心没了工作。”他皱着眉头说道:“听说到了6月,雄县就不让跑三轮了。”据他介绍,在雄县,去年也闹着说要取缔三轮车,结果都是谣言。这次成立了新区,老毛说自己感受到了危机。“那天我问了个广东来的,他说深圳早就不让三轮跑了。”

毛叔坦言,刚看到新闻时自己也很兴奋,家乡马上就大变样了。这两天冷静下来一想:成了新区,三轮车估计不让跑了。“如果真不让跑,我就只能回村里当泥匠。”

下午15:30,我在雄县叫了一辆滴滴准备去往安新,大约2分钟后,一辆白色的现代瑞纳停在了面前。司机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儿,叫杨占涛,自称是“开滴滴赶上了雄安新区。”

杨占涛本来在雄县的一家皮具厂上班,最近厂里生意不好放假了,他想跑滴滴挣点外快。今年3月底,他注册了滴滴,3月31日审核通过后,图个新鲜,当天晚上他就出门接单。

在雄安新区,滴滴已经开始流行了 滴滴资讯 第2张

杨占涛兼职开滴滴争取外快

巧得很,第二天,他就在手机上看到了新闻:谣言传了几个月的“白洋淀市”变成了和深圳比肩的“雄安新区”。杨占涛说,新闻出来了,很多外地人来炒房子,4月2日开始,订单明显多了很多。很多外地人来这边都叫滴滴。

去安新的路上,水泥路两旁零散地分布着民宅,在建的房子都已经停工,裸露着钢筋和瓦红的水泥砖。一路上,除了,小货车,见着最多的就是电三轮。

从雄县县政府到安新白洋淀畔,30公里,路好走一会儿就到了。杨占涛就笑着说:“你这是我开滴滴以来最大的单子了。”

安新

走到白洋淀码头,正在散步的女孩告诉说:“在我们安新,小区门口全是三轮车,很方便。”到了夏天和冬天,她也用滴滴。她说:“三轮车夏天太闷,冬天冷风吹着特冷,有些师傅在三轮车上烧煤炉取暖。”

4月7日晚上八点多,在白洋淀景区玉带桥附近又叫了辆滴滴。因为距离县城比较远,等了好大一会儿,司机才赶过来,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。他叫张柏,去年5月从当地的一家服装厂辞职出来,在白洋淀景区开黑车。

“去年暑假才开始用滴滴,主要还是外地来旅游的坐。”张柏说,安新当地人大都习惯坐电三轮,坐自己车的大部分是附近几个村的,还有KTV的熟客。过去开黑车,到哪个地方多少钱都是行情价。“用滴滴之后,系统定,单价下降了不少,但是接单多,效率增高了。”

在安新街头,载客的电三轮随处可见,出租车的踪影却很难看到。张柏介绍说,由于白洋淀水多路窄,很多小路小轿车根本过不了,所以淀附近的几个村子里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电三轮,农闲时,就跑到县城来揽活。

在雄安新区,滴滴已经开始流行了 滴滴资讯 第3张

夜晚的白洋淀,小孩在滑旱冰

夜晚的白洋淀,蛙声一片。就在几天前,清明节假期,这里人声鼎沸,堵车严重。外地的炒房客散去后,白洋淀码头恢复了宁静。和往常一样,暗黄的路灯下,骑单车的男人,散步的老人,滑旱冰的小孩,享受着初春夜晚的静谧。  

第二天早上,打开滴滴,选择出租车,软件显示2位司机在。没过一会儿,一辆蓝色出租车停在了面前。

“你是外地来的吧?”一上车,司机刘永旺就抱怨道:“我开出租车,现在只能用滴滴抢你们外地人的单子,路边揽活根本抢不过电三轮。”在他看来,雄安新区成立,对自己是极大的利好。“我这车昨天又涨了,霸州的人过来给我38万。”

在雄安新区,滴滴已经开始流行了 滴滴资讯 第4张

冯焕宅从北京回到安新开滴滴

在安新汽车站门口遇到了冯焕宅,过去在北京给饭店老板开车,干了8年。2016年7月,他注册了滴滴,在北京兼职跑了一段时间。“今年年初,听别人说我这冀F车牌在北京开不了多久。”于是,春节过后,他没有回北京,选择在老家安新全职开滴滴。

“乘客主要是外面打工回来的,还有来旅游的人,很多当地人不习惯用滴滴。”听说新区成立的消息,冯焕宅乐开了花,“你看吧,安新的单子肯定会越来越多。”赶上了老家的快速发展,能家乡开滴滴挣钱养家,冯焕宅说自己很满足。

容城

在安新汽车站门口,我拒绝了前来搭讪的三轮车司机,用滴滴叫了辆出租车。半小时后,到了容城,司机主动要求带我在容城逛逛。

司机叫张进宝,在安新,容城,雄安和保定等地跑了20年出租车。“1998年买了第一辆车,那时候村里就我这一辆,算是几个村子的红人。”

在雄安新区,滴滴已经开始流行了 滴滴资讯 第5张

老张说自己80%的订单都是来自于滴滴

新区成立的新闻发布后,老张一天能拉四五百流水。为了用滴滴抢单,他买了个智能手机,过去的诺基亚也一直用着。“现在80%的订单都是来自于滴滴,其他的单子都是近几个村子的熟人。”

老张坦言,到了这个年纪,已经习惯了开车,“除了开车也不知道干什么。”每年农忙的时候,老张还开拖拉机和收割机。过去两年,老张陆续买了2辆拖拉机1辆收割机,花了22万。“早知道要成立新区,我就把钱拿去买房了,现在能买十多辆拖拉机。”

在雄安新区,滴滴已经开始流行了 滴滴资讯 第6张

老张把乘客从安新送到容城

在容城县政府门口,告别了老张,他邀请我再来容城时在和他联系,“直接在滴滴叫出租车就可以,这里出租车少,应该还是我接单。”

在县政府门口叫了辆滴滴,一辆比亚迪停在面前,司机是个小伙子,叫刘泰安。他在容城做粮食生意,贷款十几万加上存款一共投入了30万屯了些玉米。“做生意,一年就几个月忙着,其他时间都比较闲。”

2017年3月初,经朋友介绍,刘泰安注册了滴滴。过去在北京做过8年服装批发,也做过两年淘宝,所以刘泰安很注重服务,他知道乘客给自己的评价对自己非常重要。到现在,刘泰安的星级5星,服务分92分。

有一次,刘泰安在容城人民医院门口接到一个孕妇。下车后,乘客支付了21元,还硬要额外塞给他10块钱。“第一次坐滴滴,比三轮车舒适多了。”刘泰安赶紧拒绝,孕妇执意要给,最后把钱丢在车上就走了。

这笔订单让刘泰安印象非常深刻,“我突然意识到滴滴是未来的趋势。”最近,刘泰安推荐了很多朋友加入滴滴。新区成立后,他琢磨着成立租赁公司,招募更多的司机加入滴滴的行列中来。“工地停工了,很多人没活干,家里也都有车。”

在雄安新区,滴滴已经开始流行了 滴滴资讯 第7张

刘泰安相信,做好服务就会有更多的订单

在容城邮局门口,刘泰安的朋友小于凑过来说:“新区成立,对我们来说是机遇,也是挑战。”

小于说,过去平均工资3000块,足够生活了,以后外地企业过来,我们的工资不一定涨,但是开支肯定提升了,“我们的竞争对手不仅是容城人了,而是全国的优秀人才。”

4月8日下午,叫了一辆滴滴赶回北京。很巧,接单的又是刘泰安。我赶紧给他打电话:“去北京,您愿意去吗?”刘泰安回复:“没问题。”

从容城回北京,2个半小时就到了。一路上,刘泰安告诉我,新区成立后,按照规划,自己家的九间平房要拆迁了,原有的庄稼地也要盖起高楼大厦。从去年开始着手做的粮食生意,才刚上手,估计以后也做不成了。“我不担心拆迁和补偿的事,就担心在这一轮竞争中,我会不会错过了创一番事业的好机会。”

雄安新区的成立,对于当地不同的人来说,意味着不同的感受。滴滴已经抵达小城市,不再是大城市的专利,移动互联网带来的红利,随着滚滚车轮,正在深入这片冀中平原的土地。

根据交通部与滴滴出行大数据显示,截止2017年2月,网约车服务已经覆盖了全国32个省市区400多个城市,互联网科技正带给给小城市的人们全新的出行体验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代码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