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约车不赚钱、出租车没单接,谁在踩“红线”?

对于而言,平台抽佣是绕不开的话题。

早在2022年,交通运输部就曾开展过“交通运输新业态平台企业抽成‘阳光行动'”,要求平台公司做好公开计价规则、合理设定抽成比例上限并公开。当时,大公司公布的抽成比例上限多在18%-30%之间,30%也就因此成为了业内的“隐形红线”。但是眼下,这根红线或许正在被突破。

最近,上海市民热线12345接到一位网约车司机的投诉。这位司机表示,自己在“曹操出行”平台接的一单活,总共51公里路程,乘客支付了166元,而实际到手只有107.3元。

经过了解,乘客是在滴滴平台招车,而滴滴将单转给了,通过高德的聚合招车功能,最终由这位曹操出行平台上运营的司机接单。

这位司机气愤地向《新闻透视》记者投诉:“大家都要抽成,滴滴抽完了高德抽、高德抽完了曹操出行抽,你说这个总抽佣达到多少了?”

而另一位向12345投诉的网约车司机也有相同的遭遇:“我收了九块多反正十块不满,那张订单原本车费也就十五、十六块钱。”如果按照70%的红线,这位司机至少应该能拿到10.5元。

明面上,单个平台的抽佣都在30%以下,但层层转包后,抽佣就越过了红线。司机们还吐槽说,如果订单是跨平台转过来的,他们甚至看不到乘客的支付金额,所以自己到手的实际价格究竟有没有达到规定的70%,根本就是一笔糊涂账。

采访中透视记者还注意到,类似高抽佣的情况,在“一口价”、特惠等类型的订单上,也很普遍。有司机说,乘客支付220元,自己只拿到146元,只有原始的66%。不少网约车司机认为,自己的权益正在因高佣金而受到侵害:一口价的车费本来就便宜,抽佣再一高,跑单根本赚不到钱。

有司机甚至表示,现在已经不待见“一口价”,因为里程和报酬不成正比,累死累活一天跑十几个小时下来,去掉吃饭、租车、充电等成本根本没几个钱能落在自己口袋里。网约车驾驶员臧勤师傅在一次采访中表示,现在出租车在平台接单,十个单子五个是不挣钱的。对于抽佣比例更高的网约车司机来说,情况同样如此。

缩水带来的后果,是司机不得不拉长出车时间,既拉低了服务质量,也影响着行车安全。在2023年8月的一次联合约谈中,滴滴出行上海负责人表示,加入“特惠”“一口价”的司机在接单时会有更大的接单成功率,从而实现多劳多得、薄利多销。

而上海交通管理部门则看得很清楚,平台通过这种方式,实际上是在引导司机多做客单价低、抽成高的业务。乘客省下的钱,成本都转嫁到了司机。时任上海市市场监管局价格与反垄断办公室的季辉龙分析,低价竞争最终可能会传导到社会的各个方面,包括疲劳驾驶等问题都会出来。司机为了跑到这个量,把自己的时间和休息都牺牲掉了。时任上海市道运局客运处副处长吴学程也认为,平台将低成本的损失转嫁给司机的行为必须得到控制。

专家指出,网约车市场的价格“内卷”,已经引发了一系列负面的连锁反应。

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陈小鸿说,“如果我们不能在价格问题上守住一个基本的底线,其实它受影响的不仅仅是网约,还会涉及到所有的客运服务,最直接的就是出租车。”

不少出租车司机已经感受到了这股“价格踩踏”所带来的影响。由于运价相对“特惠快车”要高出一些,许多出租车司机明显感受到,出租车订单正变得越来越少。订单变少,直接导致空驶率的提高和营业收入的降低,这反过来又导致出租车服务水平的降低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代码图片